您好!欢迎来到西京急诊医学专业网站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手机网站
您现在所在位置是:首页 → 急诊文化 → 杏林春暖

第九十九个百草枯中毒者

来源:本站整理  发布时间:2017/2/7 15:02:18

第九十九个百草枯中毒者

    一位医护人员的日记:
    我在西安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科工作。到我们这看病的人,很多是被别的医院判了死刑,来寻找最后的希望。
    八月的一天,我值夜班。第一个患者是个 19 岁的女孩。她脸色红润,有说有笑,没有一点抢救指征。用医学术语形容就是「一般情况好」,而她却躺在了抢救室。
    我以为她来错地方了,打算立刻让她出院。后半夜从各地来的重病人会很多,病床紧张。这时同事告诉我,女孩和男朋友闹别扭,喝了农药。
    「你喝了多少?我们要根据你喝的多少,来计算用药量。」我问她。
     她边玩手机边回答:「我听说除草剂对人没毒,就喝了好几口,能有半瓶吧。我没想着死,就想气一下我男朋友。」
     她所说的除草剂是至今尚无药可解的百草枯,不到 10 毫升就能致命。
    「医生,我什么时候能出院?你们医院收费太贵了,我爸妈都是农民,挣钱不容易,不想在这浪费。来之前已经在我们县医院洗过胃了。」
    女孩一脸的稚气和无所谓,出神地看着手机,偶尔笑出声来,应该是在和男朋友逗着玩。
   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母亲交代病情。看着她们有说有笑,唯一能做的就是少打扰她们,这样温馨的场景所剩不多了。
    这时中毒女孩的母亲跑过来,说想出院回家。「已经洗过胃了,你们还想给她用什么昂贵的检查,不到一晚上就花三千了。」
   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沟通,心里又急又燥。她根本不了解情况。
    百草枯的靶器官是肺,短期内不会有大的症状出现,主要是胃黏膜灼伤引起胃痛,到后面肺的功能会越来越差,逐步纤维化,最后呼吸衰竭而死。目前还没有很好的解药,能做的只是减轻痛苦,减慢病程,从死神那里争取时间,患者往往到头来人财两空。
    跟她解释后,我让她尽快筹钱,为女儿多争取一点时间。
    她一脸愁容。我想她已经听明白了,转身准备带另一个重病患做检查。她突然拽住我的白大褂。「医生天   职治病救人,你让我去哪里筹钱呀,能不能给她治好了再给你交钱?我老公在外地打工,他挣钱太不容易了,你就先给孩子看病吧。」
   「阿姨,您没听懂我的话吗,孩子情况很不好,如果费用有保证,我们能为她赢得一些时间。」我有点替她着急,欠费到一定程度,医生是没办法继续治疗的。
    「那她的病到底重不重,不是已经洗过胃了吗?一个除草剂能有那么厉害?你能不能下手轻点呀!」
     凌晨两三点,中毒女孩的母亲拦住正在查房的我,问她女儿情况到底怎么样。
     我有些惊讶,因为我己经跟她解释过很多遍了。这位可怜的母亲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女儿有多危险。「阿姨,她喝的农药剂量太大,远远超过了致死剂量。」
    她终于彻底明白了,大哭起来。哭声响彻急诊大楼,但没有一个人回头。
    「你意思她活不成了啊,她才 19 岁,刚考上省城的大学。你一定要救救她,他爹在外地挣钱呢,不会欠你们医药费的。」
    女孩在病床上大哭起来,大概是听到了我们的对话。
    「妈妈,我不想死,不是说除草剂毒不死人吗?我不想死……」
     我像犯了错的小学生,灰溜溜地回到医生工作站。
     天快亮的时候,女孩自己跑过来问我:「医生你告诉我,这个农药到底会不会毒死人?我已经洗过胃了,县医院的医生说没事的。」
    我只能苦笑着劝慰她:「没事的,这里条件比县医院好多了,你用了很多药,慢慢会好的。等下给你爸爸打个电话,让他回来陪陪你。」
    她那个远在南方的父亲,此时可能已经起床前往工地,正在竭尽全力为这个刚考上大学的女儿挣学费。
    女孩回去后,我查了一下记录,近一年来,我们医院已经收治了近百例百草枯中毒患者。这些人多半是跟家人吵架后气不过,想吓唬一下对方,并不是真的想轻生。
    我给上级医师发了条微信:老师,上次那个转到监护室,喝了百草枯的女孩,最后治好了没有?
    一直没有收到回复,后来意识到才五点多,老师应该还在睡觉。我感觉自己有点晕了。
    接班医生来了。这一晚,我感觉好漫长,像过了一辈子。推开急诊大门,一阵热浪袭来,我这才意识到是夏天。这时,手机震了一下,我收到一条微信。
    「那个姑娘家里花了几十万,拖了三个月,还是去世了。最后一直插着呼吸机,生命很没有质量。这个百草枯,目前没有很好的药物治疗,如果喝的量小,及时洗胃,还有希望。当然家里经济允许,肺移植也许还有机会。」
     医院外面的十字路口处,交警在车水马龙中自若地指挥来往车辆。大街上一切如常,好像某个角落的生死从来没有发生过。